当前位置: 主页 > 澳门银河真人娱乐 > 查看内容

王龙华演重耳 给自带光环的人物一点一点加“佐料”

时间:2019-03-22 18:11:32 作者:搜狐 来源:搜狐

最初接到《重耳传奇》邀约时,王龙华内心是拒绝的:“不想再拍古装戏了!”

王龙华入行的第一个角色就是2010年新版《红楼梦》中的贾琏,这部戏从筹备到播出历经四年,四年里,王龙华几乎没有走出过“古人”的状态:不仅要沉下心进入角色,更要着戏服、戴头套。

“因为长期戴头套闷得我长了一头包,很长时间下不去,特别痛苦。”提及那段经历,王龙华仍心有余悸,所以在遇到《重耳传奇》时,他多少有些抵触。而当看完剧本后,他的欢喜完全盖过了对头套的恐惧,“能遇到这么好的本子真不容易,我太喜欢了”。

王龙华对《重耳传奇》的喜爱有两重原因:一方面,编剧费时8年创作,剧本质量高,尤其在对古人价值观的表达上,正向、温暖;另一方面,人物塑造难度大。对演员来说,如何能把重耳这种自带光环的历史人物塑造出彩,是个令人兴奋挑战。

演好重耳要分阶段,一点一点加“佐料”

《重耳传奇》讲述了春秋霸主晋文公的复国传奇。在历史上,晋文公重耳文治武功卓著,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,开创了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。史书中有关他的记载,几乎全是褒扬,《左传》中曾说:“文公其能刑矣,三罪而民服。《诗》云:‘惠此中国,以绥四方’。不失赏刑之谓也。”

演绎历史人物,最大的挑战来源于角色本身,因为“他”就真实存在于史书中,你多添一笔少写一笔都会令部分观众不满。而重耳这种历史零差评人物,更犹如一个罩子将演员框入其中,令其无法随意发挥。

这样的人物在当下是不讨巧的,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是好人、伟人,不犯错、没弱点,缺乏了人物多面性的展现。王龙华不甘于只演出一个伟光正的历史人物,即使能发挥的空间不大,他也希望找出一些办法,让角色跳出史书的有限记载,使人物更丰满。同时,他也明白,在这种人物身上加“佐料”,不能猛,要适量、适度地在细节、缝隙处填充,一点一点让“他”变得鲜活有温度。

为此,王龙华下了大功夫。

开拍前,他不仅“吃透”了剧本,还翻阅了很多相关资料,在对人物充分理解之后,他为其梳理出一条成长线,并将这条线分作三个阶段:入宫前的少年时期,入宫后的变化期,流亡归来的政治成熟期。

这三个阶段,并非小人物成长记中角色从单纯走向复杂的过程,而是重耳不同时期的不同状态,王龙华则需要分阶段不断去调整表演方式,将人物所处每一个阶段的性格、语言和心理特征都区分开来。如此一来,虽然需要做的功课多了,但人物的丰富度增加了,表演也更有层次感。最重要的是,便于王龙华在不同阶段的细节处加“佐料”。

施展空间最大的是重耳的少年期。

重耳因天生异相遭构陷,幼时流落狄国草原。此时的他吃百家饭、穿百家衣,没有深宫王子的循规蹈矩和古板,加之年纪小,多少有些年少气盛、放荡不羁。王龙华在表演中刻意强化了这点,比如在剧集开篇的骑射大赛中,重耳夺得头筹时的志得意满,向众人献灭鼠之计时兴奋的眼神,唤醒晋国使臣时的小聪明等等。

这些表情、眼神将年少轻狂、聪敏灵动的重耳展现在观众面前。

对于重耳入宫后的塑造,王龙华集中在其礼仪、品行的表现上,比如他学习礼仪时的认真、规范。为了表现出其仁义的品行,王龙华在重耳的佩剑上做了设计,细心的观众会发现,尽管重耳身负武功,但开播至今,他从不拔剑,最多只会以剑鞘对人。

而后期,对重耳的塑造则体现在其积极面对人生挫折的阳光态度,以及为实现强国梦孜孜不倦的奋斗情怀,尽管经历了流放、迫害,但胸怀大志的重耳一直没有改变过初心。

给观众留下一个活在历史中的重耳

开播以来,部分网友对《重耳传奇》有误解,在追求“缺陷美”以彰显人性魅力的当下,重耳完美得有些不真实。但在王龙华看来,这些是符合真实历史记载的,由他传递出的中国传统价值观念和道德规范体系是弥足珍贵的。

《重耳传奇》的确有点“另类”:与传统正剧相比,它不刻板、不沉闷,从选角到表达方式都比较年轻化;与架空类剧集相比,它不歪曲、不篡改历史,整体架构和人物都遵循史实,态度严谨。重要的是,它的侧重点不在宫斗、复仇等时下流行的套路上,主人公重耳从始至终都充当了传统价值观的传递者。

比如他仁义治国的理念。

上文中也提到有关重耳剑不出鞘的设计,在剧中,重耳仁义、博爱,唯一一次杀人也是因为其滥杀无辜百姓,面对处处为难自己的兄弟夷吾,心胸宽广的重耳也没有与其针锋相对。

他也非常守信。当年流亡时,曾受楚成王收留,为报答恩德,重耳曾答应若双方兵戎相见,他将为楚退避三舍,多年后,他果真在战场上履行诺言。

此外,他还极其重恩情,清明寒食节的典故就由他纪念帮助过自己的义士介子推而来。

据史书记载,在重耳执政期间,广施仁政:减免赋税、布施恩惠、舍弃禁令、救济贫困等等,深受百姓爱戴。《重耳传奇》所想表现的就是活在历史中的重耳。

在诠释重耳时,王龙华一直牢记上学时表演老师的教诲:“角色一定不是你,如果演什么都是自己那就失败了。”

为了无限接近角色,一场戏几乎耗尽所有力气

尽管角色不能是自己,但自己却可以无限接近角色。这是王龙华的理解。

在塑造重耳时,他几乎让自己完全沉在角色里,每天除了拍戏就是在酒店背台词,就连同组演员生日会他都不敢去参加,生怕跳出状态耽误第二天拍摄。这部剧拍了5个多月,基本每天都有他的戏,而且常常一拍就是一整天,他觉得自己真的就是重耳了。甚至到如今,他与《重耳传奇》的其他演员见面聊天,都仍以剧中的称谓称呼对方。

王龙华印象最深的是重耳与母亲相逢的那场戏。在那场戏里,有团聚的喜悦,有多年未见的陌生,有压抑情感的小心翼翼,也有无法按捺的激动。五味杂陈。

为了表演好那种情绪,提前几天王龙华就和狐姬的饰演者王艳一起对词,感受母子的状态,而临近拍摄时,他又与王艳商量好不联系、不见面。

“重耳和母亲十几年未见,他们要有多年未见的那种陌生和激动。”

拍摄那一刻,两人之间既有几天前对词的默契,也有相隔不见的疏离,还未开口情绪就到位了。

拍这场戏,王龙华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:“这种戏一定要一条过,再试就不是那种感觉了,也完全没劲儿了。”

这段情节播出后,赢得了很多网友的赞赏。

演戏之外,生活中的王龙华却十分低调。

他打小生活在北京,话不多,谦和有礼。小编费了好大力气,却始终没有在网上或他口中寻到任何他“异于常人”的特质和经历。他无意打造任何人设,从在学校参加“红楼选秀”到如今,王龙华的星途一直很顺,没有那种坎坷起伏的故事蓝本。也许正因此,他才如此淡然、安静。

采访结束后,王龙华突然提到了《重耳传奇》的主题曲《好男儿志在四方》。“志在四方”这个典故就出自重耳复国的故事,如今被写成歌由他演唱——也许在王龙华心里,这首歌是二人之间的某种联系,2700多年前,重耳怀着四方之志踏上征程,如今,王龙华也以这首歌鞭策自己:不在意周遭的繁杂,前方会有更广阔的天地。(文:影视毒舌)


版权声明|免责条款|法律顾问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16-2019 www.heeled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澳门银河真人娱乐 版权所有

网站备案: 京ICP备17070868号-1 丨 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B2-20190115 丨 TAG聚合